Skip to Menu Skip to Search 與我們聯繫 Taiwan 網站 & 語言 Skip to Content

Jesus Ocampo

業務保障經理

尼日利亞,拉各斯

「我至今還十分清楚地記得,大約在 20 年前,自己剛剛開始在 SGS 做資料處理員時的奮鬥經歷。 我是從馬尼拉聯絡辦公室 (MLO) 經濟事務部(現在叫做政府和機構服務部)的初級職位做起的,後來得到 SGS 公司的晉升機會,成為一名外籍員工。 我想說的是,無論何時、何地,也不論年老、年少,只要有適當的機會,世人皆可成功。 只要努力工作,並相信可以做到,就定能成功。

這一切要從 2008 年 1 月我移居尼日利亞拉各斯,進行為期六個月的初步國際分配借調開始說起,那時是要在 GIS 設立後勤辦公室。 這真不愧是一次大的調整,我的生活從此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但我仍然目標堅定,積極地想方設法應對每一天的挑戰,同時期待著抓住前方的機遇。 我不僅到拉各斯還到尼日利亞其他地區與當地人打交道,從而盡可能多學習有關工作、國家、語言、人民以及文化方面的知識。 這與我以前在家的生活完全不同,真是這樣的,但『安樂窩之外』的生活也給我帶來一種不錯的個人體驗。

在國外的生活通常都會極有收穫,移居到外國後我也需要面對大量的挑戰。 在國外與各類當地人打交道,並接觸各種文化背景,會讓人患上一種『文化休克』病,還會患上難以醫治的『思鄉』病。 所有外籍員工和旅客都會遇到這種情形,我也不例外。 但對我來說,一切都是相對的。 您可能也會接受這種必然,不使自己為一點點不便去煩惱、去浪費精力,而是去享受生活的全部。

即使在過去短期的海外工作生涯中我也經常去旅行,也有機會參觀其他的 SGS 辦事處,但這一次是我初次到這個石油資源豐富的國家來長期工作,並且第一次體驗作為 JJC(『初來乍到』)的白人的滋味,在尼日利亞他們也喜歡叫我們『新來的白人外籍員工』。

我住在拉各斯,這是西非最受歡迎的城市之一。 它可能不如英國、香港、或紐約那樣擁有多文化的生活方式,但卻有自己獨特的韻味。

在拉各斯開車是一門藝術! 我將它形容為亂中有序。 我很驚訝汽車、當地公共汽車 (tokombos) 和輕便摩托車(稱為 okadas)相距如此之近,卻不會發生任何的碰撞。 我有機會和當地同事在一家尼日利亞餐廳吃飯,品嘗 Amala、搗碎的薯蕷、Nkobi、富富、Moi-moi、Suya 肉、Egusi 和辣椒湯(非常常見、非常辣的尼日利亞菜肴),並暢飲當地釀造的啤酒。 我還喜歡喝一種叫「Chapman」的飲料(水果軟飲料,用雪碧、橙汁汽水、安哥斯特拉苦酒和黑醋栗濃縮果汁製作),欣賞 P Square 和 Wande Coal 的本土音樂。

現在已經過去三年了,不久我將赴任另一項國際工作,但當我初次來到拉各斯,所聽到的感觸最深的一句歡迎詞便是『歡迎你』。 我確實感到非常受歡迎,而且一直都未曾變化過。」
2011年7月

 

Trevor Harden

掃描設備經理

尼日利亞,哈科特港

「在我年輕時,我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會成為一名外籍員工。 像大多數人一樣,我一直希望旅行並去看看新地方,但在新文化氛圍中生活這一念頭最初卻是令人怯步的。 然而,我認為這是我一生中做過的最佳決擇之一。

作為一名外籍人士使我獲得了豐富的經驗,領略到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透過與來自不同文化的人共事和生活,我瞭解到我認為正常的事情與他人認為正常的事情完全是兩碼事。 我處理問題的方法可能與其他人的方法大相徑庭。 透過親眼目睹這些根本差異,我已經能夠適應並改進整個工作和生活方式。

每個國家和地區以及文化都有其獨特的差異和優勢。 我在英國出生和長大,始終熱愛著我的國家,但在看到更廣闊的世界後,我已經意識到其他國家能夠提供的要多得多。

在國外生活是會遇到某些困難的,尤其是現在我已經結婚並有了一個女兒。 但是,SGS 提供了品質優良的住房並支付了孩子的學費,讓我們能夠在這裏生活得很好,我們也更適應這裏的氣候。 SGS 為我們承擔了這些費用,這與我在國內工作比起來,節省了更多的花銷。

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曾有幸在 3 個洲的 5 個不同國家工作,此外還在短期外派中到訪了其他一些國家。 我期待在 2012 或 2013 年繼續前往新的國家並迎接新的挑戰。」
2011年7月

 

Andrei Koval

合約經理

中國

「經過 3 年的多國外派生活,在 1996 年從烏克蘭前往中國時,我突然發現自己學會了設身處地。 在那時,我並不認為兩個世界有什麼不同 。

身為外派人員,你的費用非常高,所以你需要提供相對的服務。 但如果你不瞭解所處環境,則無法提供服務。 你需要儘快學會微笑、談話、傾聽、走路、開車、飲食、判斷以及更多關於新國家的種種事物。 最重要的是,你必須學習接受人與人之間的差異。 必須快速學習,否則就會出局 。

你就像是一個名人。 關於你的新聞會不脛而走,百里之外的同事也能知道你的一舉一動。 同事期望你分享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他們想知道西伯利亞的冬季有多寒冷,或者那裏的人們午餐吃什麼 。

當然最重要的是,你必須工作! 外派人員就如同維他命,是保持業務運轉最佳的必需品。 也許可以忽略他們(最後你的確會如此),但如果他們能夠實現預期要求,則可以讓業務的運作真正達到國際的水準 。

全面來看,這種生活令人興奮,很少人會希望回到之前的例行生活。」
2011年7月

 

Rob Parrish

副總裁

美國紐澤西州,費爾菲爾德

「我最初任職於 SGS 的工業部門,1986 年 9 月在澳洲擔任非破壞檢測技術員,並在此後的3年裏在澳洲西部的卡拉塔工作。 我成為了公司的放射安全專員,在該地區負責進行商品檢驗。 在卡拉塔完成液化天然氣精煉廠之後,我回到了佩斯擔任西澳地區品質員主管 。

在 1991年,我調任至澳洲南部的阿德萊德,擔任資深放射科技師和工業部的合約主管。 我獲得了參加石化、礦產和農業業務的跨部門訓練機會,成為了澳洲南部地區的公共事業服務部業務協調員。 在此期間,SGS 透過當地技術和再教育機構使我有機會開始了專科教育學習,進而成為了工業檢測服務 (EIS) 監督員,負責所有南澳和北部地方的非破壞檢測、消費品和工業服務運作 。

在 1993 年,我在南澳地區建立了 SGS 國際驗證服務公司,在當地負責了更多的綜合管理工作。 在 1995 年,我調任食品稽核業務經理,同時負責南澳地區政府及驗證服務。 在 1996 年,我調任業務經理,負責南澳地區的所有業務 。

在 1997年,我獲得了調往越南的好機會,成為了副總經理和 消費品、工業品及公共事務部門的業務經理。 在 2004 年,我被任命為越南總經理,兼任CTS全球食品業務副總裁 。

還記得在越南的 8 年,我必須說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 8 年。 在 2005 年,我遇到了一個新的挑戰,赴印尼擔任印尼總經理。 在 2008 年末,SGS 要求我調回美國擔任一個有挑戰性工作,接任美國消費品檢測服務公司總經理。 美國是我目前的工作地,我還繼續兼任 CTS 全球食品業務副總裁 。

我必須承認,SGS 提供給我許多專業和個人機會是難能可貴的。 他們提供了我訓練和外部發展,甚至包括參加在瑞士管理發展國際機構的領導績效和成長的短期課程的機會。 SGS 不僅支持,更鼓勵我的發展。 我非常幸運在 SGS 度過了近 25 年的光陰,在許多國家先後擔任了各種職務,而這樣的經驗是不會改變的。」
2011年7月